新知講堂/出版教室
採訪技巧與文稿整理   《宇宙光雜誌》主編/邵正宏
採訪技巧與文稿整理  不論寫任何文章,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蒐集資料,雖然寫作的靈感很重要,但是如果沒有蒐集到足夠的資料,那麼即使靈感再豐富,也難以完成一篇精采的文章。

 蒐集資料的方法很多,可以廣覽群書、周遊列國,或者聽演講、看展覽,甚至請問賢達。只要資料蒐集得越齊全,文章內容就越充實。因此,若就採訪工作而言,其實也就是蒐集資料,只不過是採取訪談的方式來蒐集資料。

練就三大功

  既是採訪,就無法避免會遇到阻礙,這時就須先練就三種功夫,才不會因各種阻礙而打退堂鼓。

一、纏功:

  不怕被拒絕。有許多時候,受訪者會藉故拒絕,或者請秘書擋掉電話,尤其當對方忙碌,且抽不出時間接受訪問時,更有可能婉言拒絕,因此,對於一個記者而言,纏功是必要的一項功夫,藉由各種方式說明來意,並請對方務必撥冗接受採訪,使對方看到記者的誠意。不過有很多時候,往往是記者自己先打退堂鼓,因對方的拒絕而放棄繼續邀約,這就不可能採訪到所需要的資料。

二、忍功:
 採訪之前必須先做好功課,對方的專長、背景、家世,若能先有所了解,那麼在採訪過程中才不會遭到對方嘲笑。不過即使遭到嘲笑,也不要因而放棄採訪,因為這都可以事後補救。特別當對方拋出一句:「連這個你都不知道,還來訪問我?」這時必須要練好忍功,別被對方嚇跑了,好言請對方解釋,謙稱自己才疏學淺,才需要採訪專家,讓對方不因自己準備不夠而斷然拒絕受訪。

三、等功:
 想要採訪到對方,必定要付出「等候」的代價。十幾年前,曾有一位新進記者
,接到一個採訪任務,要訪問一位獲得十大女青年獎的作家教授,但是對方正值學期末,要改學生作業及期末成績評分,因此婉言拒絕這項訪問,但這位記者請求到受訪者家中等,等她有空時,可以聊幾句,這位女作家只好同意,結果採訪當天,她讓這位記者從晚上七點等到十點,出書房時見這位記者還在等,實在不好意思,只好接受採訪,直到十二點多才離去。之後這位女作家每每談到這位記者時,逢人便說,這位記者將來一定會成功,果然,現在已是知名的電視主播。

鍛鍊新聞鼻  

 身為一個寫作的人,應該要常常問自己一句話,就是:「這件事與我有什麼關係?」而對於記者而言,更應有這樣的敏感度,因此而強化自己的新聞鼻,使新聞題材更多元,內容也更加豐富。

 既然是新聞鼻,就應讓這個鼻子保持最佳狀態,因此應有兩方面的優勢:

一、嗅覺靈敏:
 套用中醫看病時的幾個步驟「望、聞、問、切」來培養新聞鼻,是個蠻不錯的方式。通常中醫看病時,會先「望」,即看一看病患的外在神情、氣色,接著聞聞身上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氣味,如口臭、體味等,然後問問病患哪裡不舒服,最後再「切」,就是下藥、開藥方。做為一名記者,也應經常望、經常聽聞、採訪發問,最後寫出一則新聞,或是評論。這是讓新聞鼻嗅覺靈敏的基本功。

二、呼吸暢通:
 為了讓採訪的工作更順利,就應建立人際關係,拓展人脈,使消息來源多且可靠。如果不能讓鼻子暢通,當然獲得資料消息的途徑就會中斷,或者處處碰壁,那麼一定寫不出什麼好文章。

客觀周詳的思考客觀周詳的思考   

 公開刊登出來的任何稿件,其目的就是要給讀者看,所以寫的內容必須客觀,因此下筆前,必須先問自己兩個問題:
一、閱聽人想要知道什麼?
二、新聞重點是什麼?
  

  當這兩個問題時時在腦海出現,將可讓我們在採訪時,處於較高的角度看事情,而不致陷入主觀的思考中,因此可減少不必要的旁枝末節,鎖定新聞重點,不致讓採訪的新聞主線跑掉。

 一般而言,採訪一則新聞所需的時間並不固定,但須有追蹤精神,只要新聞事件有新的發展,就應有報導的價值。不過,若是要寫一篇四千字左右的人物專訪
,就必須在約訪時明確告知對方所需花的時間,一般而言,以不超過兩小時為原則,若是準備得夠充分,通常一個小時就可完成一個很深入的採訪,當然這得視記者的採訪技巧而定。

採訪技巧採訪技巧

 就人物專訪而言,通常記者都會帶個錄音機去採訪,錄下受訪者所說的每一句話,但是通常這會影響受訪者的說話心情,因此,即便要錄音也應將錄音機放在旁邊,別讓對方感覺像是對著機器在說話。

  在訪談中,如何讓對方放鬆心情、侃侃而談,當然是有技巧的,我們可以下列幾點來加強練習:

一、訪談前,先拉近與受訪者的關係。
 藉著寒喧、問安、談談近況、興趣、喜好等方式,使受訪者放鬆心情,愉快地接受採訪。通常最疏忽的訪談模式是,照著所列出的問題大綱,才坐定位就像審問犯人一樣地說:「請問您第一題……」可以想見接下來的訪問,彼此會有多緊張。

二、鎖定訪問內容,不偏離主題,可先擬定大綱。
  有些時候,有可能因臨時談到的一個話題而引發受訪者其他的想法,例如說他身上的襯衫顏色好看,對方便告訴你哪幾家買襯衫的地方,還分析貨色與品質……,諸如此類的情況,記得要適時打斷,將話題再拉回主軸。

三、隨時從訪談中找問題。
  切記一個好的訪問,是從受訪者的回答中,換個角度再問一次,使這個問題能回答得更深入,也因此可以讓訪談的話題連貫而不會突兀。此外,如果受訪者在回答中,有一些具有哲理的話,或是有形容程度的語詞出現時,我們都應繼續追問。例如曾有位記者,在某次訪問一位企業家有關管理觀念時,對方答:「我的管理哲學是用心帶腦、用腦帶人。」記者繼續追問:「如何用心帶腦、用腦帶人?」這就是從問題中找問題繼續發問,使受訪者回答能更加深入。又或者受訪者回答說;「很痛」、「很冷」、「很難過」等字眼,這些說法對於讀者是很難體會的,所以記者應繼續問:「痛是怎麼個痛法?」「冷有多冷?」「難過到什麼程度?」請對方能更具體說明,將有助於讀者去體會與感受。

四、最好隨身攜帶紙筆、錄音機、照相機、名片。
 因為隨時有可能遇到一位重要人物,此時若身邊有可紀錄的用品時,將方便自己進行採訪。

五、訓練自己強記、抓重點的能力,以備突發狀況。

 也就是說,萬一身邊沒有帶任何紙筆等紀錄用品,而又必須採訪時,可用強記的方式去記憶訪談內容。有一個技巧可善用,就是訪談結束,立刻找個人告訴他
,方才與訪談對象談了些什麼,通者只要想得起來的事,就表示記得了,而且也表示那些都是重點,一定要要寫出來。

六、與受訪者建立關係,拓展訪問線索。
  千萬不要因為採訪結束,而彼此的關係也就斷了,可繼續保持聯絡,甚至可請對方推薦人物專訪對象,使雜誌的內容更多元,話題觸角也可延伸。

文稿整理

 採訪結束,接下來就是文稿的整理、撰寫與呈現方式。當然,這牽涉到個人寫作技巧與程度,所以呈現方式各有不同,不過我們仍可歸類幾個方向去考量,使文章更具吸引力。

人稱的考量一、人稱的考量
 人稱指的是文章中敘事的主要代名詞。可用我、你或他。其中「我」這個人稱,有兩種「我」,一是作者我,一是受訪者我,例如:張三訪問劉德華,之後寫稿時,若人稱使用「作者我」,那就是張三自己主觀的我去寫劉德華。但若是用「受訪者我」,那就是張三用劉德華的我來寫,例如「我是劉德華,很高興與大家在這裡見面。」這執筆者為張三,但文章呈現卻是劉德華的口吻。

 不同的人稱有不同的特性,第一人稱(我)所顯示的感覺具有真實性,無轉述疑慮。而第二人稱(你),較少使用,通常用於書信體或對談方式的寫法,具有旁觀者客觀的角度,也有執筆者主觀的看法,寫法很活潑,但難度也較高,較少人使用。至於第三人稱(他),是最普遍也最常用來報導寫作的人稱,不過有個基本的要求,就是絕對客觀。用第三人稱寫作時,不能加入個人的情感與看法,否則若突然出現一個「我」,那麼人稱的重點就跑掉了,這時文章的主線會模糊掉。

二、找出文章主軸:
  不論是用筆記或錄音方式所進行的採訪,在事後重整過濾時,都應試著找出這個訪談的主軸,若是一篇專訪稿,更應先將主線找出,是談人還是談事?若是談人,則受訪者的個性、品格、人生觀、人生的轉類點、抉擇,甚至高潮與低潮都是重點。但若談的是事,則前因後果,事件的影響,造成的廣度與近效,便成為主軸內容。通常一篇精采的報導,不論人或事,只要主線清楚,一定會牢牢抓住讀者的目光。

三、建立幾個好習慣:

  寫完讀一遍,是個很重要的好習慣,因為只有大聲讀文章時,才會發現文章中是否有問題,例如邏輯錯誤、連接詞用得不好,或是語氣不通順、不連貫等等,這些都須藉大聲朗讀,才會發現。另外,同理心及人性化,也是整理文稿時不斷需要檢驗的好習慣;透過寫與讀的機會,去思想自己的用字遣詞是否人性化,不唱高調、不打高空、不畫大餅,而且從同理心的角度去評估衡量,讀者是否會受感動,是否能打動讀者的心,這是一篇文章之所以精采與否的關鍵。   

 總之,從採訪到文稿整理,以至於最後的文章呈現,其實所要顧及的細節相當多,但是如果經常寫,經常練習,試著轉換不同方式寫作,也參考他人的寫作角度,多看多寫多比較,慢慢的就會發現,採寫這件事越來越有趣,而自己也日益進步了!

邵正宏簡歷:詳見知新數位月刊第9期出版教室單元
http://openepaper.nat.gov.tw/epaper/org_new/9/09_8_0.htm

延伸閱讀:
知新數位月刊第9期「編輯企劃來過招—編輯流程step by step」
http://openepaper.nat.gov.tw/epaper/org_new/9/09_8.htm
知新數位月刊第10期「書籍編輯—從封面、下標到版型與定價」
http://openepaper.nat.gov.tw/epaper/org_new/10/10_10.htm
知新數位月刊第11期「雜誌編輯:企劃與版面規劃到風格建立

http://openepaper.nat.gov.tw/epaper/org_new/11/11_8.htm


列印文章